Hi, 欢迎访问建材天地官方门户站,不定期会有免费展览,敬请关注!
服务热线:0757-8272-8676
标题摘要内容

【建材天地

电子报

〓最新动态 >>>
【致敬改革开放40年】专访一:大鸿制釉董事长蔡宪昌——赋予泥土新生命,致力行业新发展
来源: | 作者:梁凤栏 | 发布时间: 383天前 | 392 次浏览 | 分享到:


       40年前,一个重要的决定,让国家走上了改革开放的宽广道路。在这股迅速发展的浪潮中,建陶行业也不甘落后,趁着这股东风不断成长壮大。回首过去,我们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远。回眸这不平凡的四十年,为中国建陶行业的发展鞠躬尽瘁、勤勤恳恳的老一辈陶瓷人,着实让人肃然起敬。在国家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建材天地》——致敬四十年/陶业名人系列专访组走进广东三水大鸿制釉有限公司,听其董事长蔡宪昌娓娓道来这些年对中国建陶行业的深切感受与体会。

 









    兄弟齐心,追求永续经营

《建材天地》:据了解,1972年开始,您和您的弟弟蔡宪宗开始涉足制釉行业,当时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制釉行业的?

蔡宪昌:改革开放后,国内经济高速发展。究其原因,一,国家重视改革开放;二,十三亿人口消费潜力的推动;三,中国原材料丰富;最后是中国人勤奋与“狼性”。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人们迫切希望能改善生活,做到人有我有。

尽管改革开放已有四十年,但现代建陶业在近三十年里才真正发展起来。我们公司的英文名字叫 China Glaze,公司的商标是一个星型标志,四个角皆有阴阳两面,代表阴阳不息,彰显着日以继夜、永续经营的企业源动力;外围的“C”象征China,代表了中国也意味着陶瓷;与中间的星型符号相结合的时候,也像一个“G”,代表釉料(Glaze)。蕴含创办人亲率膝下四兄弟同心一体共同创业的企业渊源,四个角代表四兄弟。星型的整体造型,诠释着釉料与陶瓷的结合所延伸的生命气息。

我弟弟当时是台湾玻璃研究所的专家,主攻无机材料,他的同学在台湾的某陶瓷厂当厂长。在一次参观工厂时,我弟弟很惊奇地发现,瓷砖居然需要用玻璃片。其实这个“玻璃片”就是釉料,但当时台湾还不能自主生产,全部依赖进口,价格高昂。

后来,我弟弟就开始自主研发制造釉料的技术,最后并成功研发出来。当时有人想要买这套技术,但我们最后还是决定自己推广。一开始投入了60万台币,一个星期就花光了。后来又增资600万台币,但是一年后又重蹈覆辙。一些亲戚股东看到公司一直赔钱,都纷纷有意见。无奈之下,在公司赔钱的情况下,我爸爸依旧用高于当初入股价格的钱把股份买回来,最后只剩下我们一家自己经营。

第二年,公司达至收支平衡;第三年就正式开始赚钱,赚了600万台币。坦白讲,当时我们一家企业所产生的利润,远胜过现在整个中釉集团的利润。因为当时别人没有,只有我们做到了,而且比国际价格还便宜。

我们是家族企业,家父追求的是永续经营,最后我们在台湾股票上市。上市后从来没有拿过社会募集的资金,家父是利用上市来建立更加规范的制度。其一,公司的股份都平均分给我们四兄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薪资。其二,健全财务制度,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干涉财务部的工作。其三,家父交代兄弟之间要相互合作,尽管我们在经营上会存在不同意见冲突,但一旦协商后做出决议就共同承担。

 

进军大陆,为客户创造更多效益

《建材天地》:广东三水大鸿制釉有限公司和上海大鸿制釉有限公司在1992年前后成立,您成为首批投资中国大陆的台商。当时选择进军内地的原因是什么?在这些年的发展历程中,大鸿制釉经历过什么曲折?

蔡宪昌:我们的祖先是从大陆迁往台湾的,和大陆的语言、风俗习惯相同,沟通方便;此外,中国人口多,消费市场潜力大,因此我们选择进军内地。首站在广东佛山产区立业起步建立了大鸿制釉,为了更好地就近服务客户,我们又选择了在上海和山东等重要陶瓷产区设厂。

公司早期的经营理念是“品质、服务、创新”,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改为“诚信、卓越、创新、共享”。在这些年的发展中,我们一直坚持依法纳税,因此我们活得并不容易。尽管大鸿制釉的产品相对比较贵,但是经过我们公司技术辅导过的陶瓷企业都知道,大鸿不单单是给客户产品,还有过硬的技术支援与服务来为客户提升附加值的。所以我们的客户一直都很稳定。

我认为将来能生存下来的企业,第一是大品牌企业,大品牌企业与地产开发商挂钩在一起,销路有保障;第二就是没有自己的品牌,但是却具备良好的生产能力的贴牌商,他们依靠大品牌贴牌,这是他们的生存之道;第三种就是有实力的、具有个性化的企业,他们产量并不高,但是品质好、价格昂贵。


 

用良心做产品,才能出精品

《建材天地》:自从负离子瓷砖火了以后,功能性瓷砖随之成为行业内热议的话题。大鸿制釉早在2008年就开始研发负离子釉料,并在2015年取得专利;而在推动防滑瓷砖的发展上更是不遗余力。您认为要促进功能性瓷砖的进一步发展,还需要在哪方面发力,或是还需要哪方面的难题?

蔡宪昌:目前在世界上有几个公认的陶瓷产区,其中一个是中国产区,产量最大,但品质并非最好,我认为中国的陶企并不是做不出好产品,与意大利、西班牙陶企的差距主要在于整体的设计方面。一个好的品牌,他的品质、服务、创新,品牌都会带动趋势。只要意大利西班牙流行的、刚推出的新产品,我们就都一窝蜂地跟上,并不做深入研究。但是意大利、西班牙的陶企每推出一片砖,都不是随意的。他们要考虑这片砖贴在什么地方,贴在这个地方是否有市场,贴在这个地方还需要具备什么功能等。例如如果贴在厨房、浴室、阳台,就必须具备防滑功效。

实话说,防滑釉在我们营业额中所占份额很小,但是我很重视防滑釉,因为它对行业的贡献很大。几年前,我曾参加世界瓷砖论坛,大会上有三分之二的国家陶瓷企业领导都在谈论防滑砖。据调查,中国平均每年有1千万人以上因滑倒导致受伤、残障,甚至死亡,这给一个家庭带来很大负担。其实防滑砖的市场很大,例如公共广场、菜市场、公共洗手间、大型超市、酒店淋浴房等都会用到,但为什么在中国没有得到大面积的推广?这值得思考。

过去的防滑釉就是在瓷砖表层加上一层金刚砂,但是金刚砂很粗糙,如果摔倒就会擦伤,容易引起二度伤害。大鸿制釉开发出“细而不粗、涩而不滑”的防滑釉,获国家20年专利权(专利号:ZL 2013 1 0565409.3),第一能使陶瓷砖釉面涩而不滑,细而不粗、耐磨防污、耐酸碱;第二能使陶瓷砖釉面的干法和湿法静摩擦系数可达0.6-1.3;第三能使陶瓷砖釉面的耐磨性依客户要求釉面效果可达到3-5级;第四能使陶瓷砖釉面的耐污性达到4级以上。

每次我开发出来的新产品,经过两三年后,肯定都会是个大爆发,负离子釉料同样如此。但负离子瓷砖现在很泛滥,很多人并不了解负离子的功能是怎么来的,就谈生产负离子瓷砖。负离子瓷砖是要用很精致的能量系统材料,经过标准化的调整和生产,这样辐射才不会超标。但是目前负离子釉料市场非常混乱,负离子釉料的价格从几千元/吨至几万元/吨都有。有些不良厂家,甚至从尾矿中提取负离子,殊不知尾矿还含有很多有害的气体物质,这些对人的身体百害无一利。

负离子瓷砖是一款好的产品,但是在发展的过程中却存在一些藏污纳垢,更有甚者用检测辐射的仪器来检测负离子。因此行业要有一套公认的标准,并严格执行,不仅要控制负离子的量,还要辐射不超标这套标准。标准制定出来后,必须要严格执行,定期对产品进行抽查,把投机取巧、产品不合格者逐出市场。如果由于辐射超标等问题产生了系列后遗症,这最终都会归结到陶瓷业,对行业而言将会是个沉重的打击。

做事要本着良心做,我们在推出一件产品时,都很慎重。行业的周期决定了人们看亮的产品看腻了以后,就会需要哑光的产品。“哑光”效果一开始是通过哑抛实现,但是哑抛会破坏瓷砖表面的釉料结构,产品的耐磨度和硬度会失去,并且不能防污和耐酸碱。大鸿制釉在三年前就开始推细腻哑光的釉料,不需要通过哑抛就有柔光效果,产品还耐酸碱,防污、耐磨。

 

尊重知识产权,创新才能真正自强

《建材天地》: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能谈谈改革开放这40年来,中国陶瓷及墨水色釉料行业的变化吗?在这四十年来,有什么事件让你感触最深,至今难忘?

蔡宪昌:当时能够走进陶瓷行业的人,都是热爱这个行业的,我也很热爱这个行业。虽然我早已到了退休的年纪,但我仍坚持在我的岗位上,因为企业的发展需要我。

我很少高调说话,一直在为行业的健康发展默默做事。大鸿制釉在每推出一款产品前都非常慎重,尽可能地把产品做得尽善尽美;而业内的大多数企业,他们为了能够抢占市场份额,在产品还不够完善时就早早推出市场,有的甚至仿冒抄袭。于我而言,我无法理解他们的做法,这是我比较感慨的地方。

我热爱这个行业,希望大鸿制釉能在这个行业永续经营。我不断地研发创新,过去“品质、服务、创新”的经营理念成为现在的一种精神。我们很早就开始注重服务,并密切关注世界瓷砖流行的趋势方向,再加上设计去应用开发产品。开发新品后,还会教陶企如何使用生产,关注用户的优等品率等。我不求名利,这么多年来也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我只希望我的企业能够健康发展,我的客户能够赚钱。

当下国家各项制度都渐渐健康规范,投机取巧再也不能为企业谋取利益。但行业产能过剩严重,产品同质化也严重,行业未来应该怎样健康发展?行业领导、企业经营管理者等都要为行业的健康发展努力,媒体也要呼吁大家要尊重原创,独立开创有自己特色的东西,不要你抄我仿。

因为抄袭,国人经常会被外国人瞧不起。如果我们自己能够自主创新,自主研发,就不会被别人看不起。知道产品的生命力在哪里,才能生产出有吸引力的产品。我对行业未来具备信心,这个信心源于公司的产品、服务,以及创新。

 

要开发有生命力的产品

《建材天地》:当下陶瓷行业发展疲软,去产能,拓销售,转型升级成为现今发展的主体方向,针对这个现状,您认为作为陶瓷行业的配套釉料行业能为现今陶企的发展做出什么帮助呢?

蔡宪昌:目前行业发展疲软,产销不平衡,这是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过的历史发展阶段。在台湾的历史发展高峰期,有260多条进口窑炉,但如今能生存下来的只有60几条。中国的发展已渐渐开始走入稳定期,对瓷砖的需求量大幅减少;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建陶产业开始兴起,尤其是印度和越南,发展得越来越快。中国瓷砖的出口价格相比印度、越南这些国家要高,而且同质化严重,在出口方面会节节衰退似乎也成为必然。

我对未来陶瓷行业的发展仍抱有信心,大鸿制釉一直在为行业的进步而努力,公司的使命是“赋予泥土新生命”,把没价值的东西变成有价值。我的一些朋友在进口西班牙、意大利的产品时,不是看到好的产品就盲目地去买,而是先了解企业为什么要开发这款产品,用在什么地方,生命力在哪里,有什么特殊功能等,只有了解清楚,才会最终下订单。欧洲的陶企生产的产品都很有生命力,任何一款产品都会进行系统化开发,用在产品研发上的投入更是巨大。大鸿制釉整个产品的开发也朝着这样的方向前进,致力于开创有生命力的产品,推动陶业健康持续发展。

凭借着多年的经验,我很了解世界瓷砖的变化趋势,并根据流行的趋势调整企业前进的脚步。大鸿制釉的负离子釉和防滑釉早已研究出来并申请了专利。目前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障制度还是不太完善,但随着国家经济的长期发展,法律规章制度也会进一步完善。在未来,谁的开发设计能力强,谁的产品竞争力强,谁就走在世界前头。

 

后记:

如今,由蔡宪昌董事长参与创办的大鸿制釉,已经是蜚声国际的色釉料生产供应商,声名远播。中国建陶行业的快速发展,离不开这位备受业界尊重的陶业老前辈,数十年如一日的辛勤付出。

尽管早已经过了退休年龄,可以颐养天年的他,时常还奔走于生产与市场一线,丝毫没有懈怠,对陶业热爱一生的赤子情怀,也从未改变。他入行45年,一直默默耕耘,只专注于赋予泥土新生命,致力于行业创新发展,矢志推动中国建陶迈向世界之巅。精于业,匠于心,品于行,他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当之无愧的陶业传奇,更无愧于这个风云激荡的大时代!